王了个道-

cp粉千源双担,队友不撕不黑,三个孩子都很优秀

5

不几日两人到了津口上岸暂作休整,袁小棠欢天喜地像匹初放到围场的小野马,在脚终于踏上地面时激动地抱住了段云,对方轻柔地在他背上拍了拍,然后拉上袁小棠的手带他往客栈安歇。
乍然被牵手,袁小棠一时之间还有茫然,脑子嗡地一下,未经世事让他显得有点局促,可是想想不就是朋友之间牵个手嘛,况且这段时间下来两人关系日益亲密。
“这里是主要的渡口,船来人往很多,情况也比较复杂,拉着你不怕走丢”像是看出了他的羞赧,段云主动开口到。
“嗯....我又不是小孩子,怎么...”
“小心!”
话还没说完,船舱正在起重物的绳索不知怎么断了,装货的大箱子猝然从高处落下摔个粉碎,离二人还有段距离,段云却是将袁小棠护到了怀里,下巴抵在少年的头顶,鼻尖呼吸着夏日的味道。
“段大哥你也太紧张啦,我没事”站好整理了一下头发,袁小棠冲段云粲然一笑道。
“嗯,这里有点乱,我们走吧”段云看了看比先前更为哄乱的人群,拉起袁小棠离开。
在人群中有双眼睛似是在看热闹,却是将二人的举动尽收眼底,那张布满皱纹恨不能夹死一头驴的脸看二人远去后,浮起抹诡异的笑容。
夜里月挂林稍,几点疏星挂檐上。袁小棠穿着里衣正用干毛巾擦着湿发,转头时瞥见窗外有点点绿光闪烁,慢慢地越来越多,从屋里望去只见满天荧火。心里止不住地好奇,袁小棠从窗户探出头去想看个究竟,猛地被张青面獠牙的脸吓得往后趔趄了几步。这里是二楼的客房,袁小棠毫无防备被这么一吓,先前那点被萤火点燃的绮丽情丝荡然无存。退到桌子旁稳住身形,袁小棠就看到段云摘下面具,什么话也没说就只冲着他笑。拿面具的那双手很细长,倒不像练剑的,比女子的更加白嫩柔滑。段云还是那样微微翘起嘴角,眼里却尽是柔情,不复之前的端雅。莫不是被狐魅附了身?袁小棠脑子里跳出这么一个念头。不及多想,段云又冲他勾了勾手指,没来由地起了股燥热之感,咽了咽口水走回窗户边。
“段大哥,这是...”话还没问完,袁小棠就被抱起。段云提了身形几个跃步之间,两人就已飞出几丈开外。“这是干嘛啊?”适应了忽然离地的失重感后,袁小棠开口问道。
“带你去个地方”段云开口回答。
“去哪?你没事吧?”
“嘘”
段云将手指抵在袁小棠嘴上示意他安静,袁小棠便真的不再多说一句话,将自己脑里里冒出的舔舐一下覆在自己唇上手指奇怪的想法压回去后,袁小棠又觉得腰上被段云握住的地方有丝丝痒,忍不住动了动。
像是被怀中少年的举动逗乐,段云低声笑了笑。听得这一笑声,低沉温和,袁小棠再也不敢有任何言语动作。姣姣月华之下,少年人的情丝被什么牵扯了出来,一端连着心口,另一端不知去处。
两人最终在一座湖中小亭落地,只有一艘小船来往于岸边湖心。水面映得波光粼粼,风过之时带得莲叶起伏跌往,更有蛙声不知在湖底哪个位置传来。
“段云!你做什么”袁小棠猛地推开突然吻了自己耳垂的人,那里现在正红得滴血。
“你不是段大哥,你到底是谁!”含着怒气,袁小棠握着拳头瞪眼看那人。早该在闻到对方身上奇异的香味时就该发现的,自己怎么这么蠢。
“噢~袁公子就这么喜欢你的'段大哥'呀?”那人挽起一缕发丝于指尖揉碾,神态极为妩媚,袁小棠纵然万般怨气也觉得身子酥了半边,没想到这人顶着段云的脸做出这般动作来对自己有这么大的影响,脑袋昏昏沉沉,眼前的人影逐渐模糊。
“袁公子,我就喜欢你这样鲜嫩可口的呀”
混沌明灭间,袁小棠好像是看到了“段云”离自己越来越近,那线条清晰略显轻浮的唇瓣微微启开,超自己而来。
“胡闹!”
倏地一声震起,视线被一幅白底扇面挡住,袁小棠勉强抬眼看向声音来源,另一个段云横眉怒目站在旁边,应该是幻觉,袁小棠看见后来的段云冒着腾腾黑气。
“小心”这个很凶的段云伸手扶住了站立不稳的袁小棠,继而转头朝那个先出现的“段云”吼道:“你想做什么!”
“你倒是来得快啊”那个段云“嘭”地一声在一片白雾中变成了一个道士打扮的人,头带冠帽手执羽扇。
“解药拿来”段云加大手劲搂住支撑不住身体下滑的袁小棠。
“本道爷是这么好说话的?”
声音离自己越来越远,袁小棠完全陷入一片混沌当中,浑浑噩噩间袁小棠像是梦见了院中那颗百年的西府海棠开了满树红花,花繁叶茂。后来再发生什么却是再也不知道了。
第二日醒来时已日上竿头,袁小棠只觉得眼皮沉重神识模糊。
“你醒啦,感觉怎么样?”段云的声音在头顶响起。想起昨日那个行为怪异的“段云”,吓得急忙起身往后一退。“嘶——”脑袋实实在在地磕到床柱上。
“小心一点”段云拉住袁小棠给他揉了揉头,一头红发更加凌乱。
“段大哥?是你吗”抬眼看向段云,神态正常,没有奇怪的香味,是段云本尊无疑了。
“当然是我啦,还能是谁,嗯?”
“我昨日怎么了?”
“你中了花道常的迷药,已经喂你服下解药了。只是药力还有些余剩,你休息一会儿就好了。
“花道常?千面狐花道常?难怪昨日他易容成你我没发觉!”
“嗯,她昨日骗我去城南石桥取消息。我回来时你已经被她带走了,对不起。”
“哎呀没关系,这又不怪你,再说我又没什么事”看着段云因惭愧蹙起的眉,袁小棠开口安慰到,男子汉大丈夫被亲一下又不会少块肉,再说传闻千面狐本人貌美如仙国色天香,自己这是赚到了。
“嗯,不会再有下次了。”段云承诺道。
“唉!这不是你的屋子吗,我怎么睡你这了袁大哥?”
“花道常她....”
“怎么,我的袁公子还没醒吗?我下的剂量不重,早该醒了呀?”门被被打开,随后走进来位聘婷袅娜的女子,身姿风流,貌若天仙,那双如狐媚的眼睛朝袁小棠看来吓的少年立马转了视线。
段云有些不满道:“你别吓他了,还是个孩子”
“我哪吓他了,我喜欢他还来不及,再说这十六七岁的年纪了,早该经些情事了,是吧,袁公子~”话锋转向袁小棠。
“啊?我......请问阁下便是千面狐花道常?在下仰慕阁下大名许久!”袁小棠忍住不去看花道常随着扭身摆动的一双雪白酥胸,生硬地转移话题道。
“哈哈哈哈哈哈~你是真有意思呀,难怪我们段大侠这么宝贝你呢,我碰一下都生气,哼!”花道常自如地坐到桌旁给自己倒了杯茶,时不时递给袁小棠一个眼神,羞得少年脸上的潮红就没退过,她这之后一声娇嗔,可谓是娇媚婉转至极,听得袁小棠呼吸一窒。
察觉到袁小棠的反应,段云将袁小棠严密挡在身后,不打算给花道常一丝机会。“你怎么还没走?”冷漠地开口。
“哼!奴家还有要事待完成,怎么能走呢”
“什么要事啊?”袁小棠从段云身后探出半个脑袋好奇问到,被段云快速按了回去。
“自然,是与袁公子的姻缘佳期之事呀~唉!你怎么还动手呢!”
花道场闪身避过段云攻来的折扇,罢了,本道爷先不陪你们玩了,“回头见啊,袁公子”说完又变成道士模样从窗口跃了出去。
“你无须在意,她这人就是这样”段云回到袁小棠身边坐下。
“嗯......段大哥”
“怎么?”
“花道常真好看啊!”
“......”段云本来稍稍降下的怨气又升腾了起来。“我去给你端饭”说完头也不回地离开了房间。
“那就麻烦你啦”袁小棠望着段云匆匆离去的背影,不解地挠挠头。











评论(9)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