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了个道-

cp粉千源双担,队友不撕不黑,三个孩子都很优秀

4


在日升月落蝉鸣蛙歇间,两人已经上路半月有余。袁小棠这被放出来,袁笑之也没说让他去哪唯一的要求就是让这不成器的犊子远离自己视线。
本来两人是要去川黔之地游览一番,那里有袁小棠从小就向往的各式美食,可是当听说段云原来出生江南后,袁小棠毅然决然地要去那小时候经常听先生念叨的青山隐隐水迢迢之地看看,文人常说那里的佳人眉目含情温婉如水,那里繁华似锦十里莲塘。
随着目的地的改变,二人也只能弃马登船。段云倒是无碍,毕竟江湖人飘荡奔徙早已习惯,况且练轻功时这平衡性就是一大要求,所以乘船对段云来说如履平地。这袁小棠初出家门,刚见那桅杆高立浮雕刻云的大船时止不住地在码头看了好久,眼里泛着光。
等着上了船又是一番感受,第一次乘船,刚开始袁小棠还能借在船上到处参观分散注意力,后来只能安安静静窝在角落,像一只被夺了骨头的小狼狗,再后来实在忍不住了,将昨日的积食一股脑吐了出来。恰好这时段云前来看他,少年人那迷一样的自尊使得已经被晃得晕头转向神智不清的袁小棠窜到客舱门口试图挡住段云的视线,只是这一动身形不稳直直往前扑了过去,幸好段云手快稳稳地将少年接到怀里。
“不.....不知道为什么,我好像有点头晕。”袁小棠嗫嚅道。
袁小棠唇色苍白,脸颊冰凉,声音很弱很小,得亏段云耳目清明才听得清他说什么,同时瞥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