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了个道-

cp粉千源双担,队友不撕不黑,三个孩子都很优秀

2


“小棠~来张嘴,这可是我精心准备了一早上的粥”袁小棠发现自己不知道为什么坐在椅子上完全动不了,眼睁睁看着方雨亭舀了勺东西就要往自己嘴里喂。
“不!别!救...救命!”袁小棠惊恐地想要离开位置,废了全身的力气终于动了一下。手脚恢复了知觉,隐隐约约听到福伯在外面说话的声音。
“小棠,你可醒了”方雨亭的声音又响起。
“小..小亭子?我难道还在梦里?我刚刚梦到你喂我喝粥!吓死我了”袁小棠有点懵了,刚刚在噩梦里受的惊吓还没缓过来,怎么又做梦了?
“袁小棠你什么意思!我喂你喝粥委屈你了不成?”
“我不是那啥....那啥...小亭子你怎么一大早在我房里呀!虽然你不算女孩子,可是毕竟还是有点分别嘛”袁小棠连忙转移话题,实在是耳朵现在还在隐隐作痛,不敢随便说方雨亭厨艺的奇妙了。
“我还不是要来送送你...你和方尧山...唉我都懂。你快起来吧,你的行李福伯安排人装好运送了”
“你懂什么了哇就怎么你们说话都这么奇怪??”“你..你先出去...我换衣服”怎么最近大家说话都这么奇怪,而且...有事没事就在自己房间里坐着,搞得一点隐私也没有。
“好好好,我知道你心里不好受,我去厨房给你准备点吃的”方雨亭一脸怜爱地摸了摸袁小棠的头,才出去顺手给袁小棠把门关上。
那天早上袁小棠没有因为离别的不舍难受,但是他整个人却是由内而外地散发着一股愁绪,方雨亭以为他是因为心事,还安慰他袁笑之迟早会想开的,甚至一改冷峻给了袁小棠一个笑容,怎么也没把原因想到自己非要逼袁小棠喝完的那碗粥上。
“既然你梦里都想喝我做的粥...那我就给你做一份吧,今日你远去,不知何时才能相见。”袁小棠走到饭厅就看到方雨亭守着碗粥对自己眼神温柔,简直就是噩梦再现!
方雨亭一直把袁小棠送到城外,将一封袁笑之的书信和一个白云纹玉佩交给他,那是她母亲生前一直佩戴的,袁小棠问:“小亭子,我知道你们肯定有事要做,而且这事不能让我参与。你们这样把我送走,总让我有被抛弃的感觉,我不怕疼不怕苦,可是我真的不想再被抛弃,母亲离开我后我就剩下你和父亲,一想到我不在你们可能会有危险会有不测,而这些发生的时候我却什么都不知道,我害怕这种什么都不知道的感觉”
“小棠长大啦”方雨亭将袁小棠抱住“你不是被抛弃的,也不会什么都不知道,我发誓我们很快就可以重逢,什么事也没有。对了....你....有话要交代给石尧山吗?”
“石尧山?怎么又是石尧山?虽然他这人流里流气不着调了点,怎么和他相交你们就这么嫌弃呢?”
“这个嘛...算了没有就算了。对了指挥使大人找了个人陪同你,那人武功高超一定能保护你,你要和他好好相处。不要挑食,记得穿衣,别踢被子,衣服破了...算了破了你就留着等回来我给你补吧。还有还有,别那么冲动惹事生非,在外不比京中,能忍就忍.......”
“哎呀行了行了,我大男人一个有什么好担心的。倒是你,自己注意安全,还有我爹......我爹......算了我走了”转身蹬上马,不顾方雨亭在后面的喊声,袁小棠留下一句“后会有期!”就消失在方雨亭的视野里。
京城郊外三里的小茶馆是来往游人商旅必定停留的场所,在这里稍微停留休整后有人满怀雄心壮志进入离皇权最近的一方天地,也有人信步悠闲从京城的方向来在这里坐下,想去寻一个更大的天地或者是小小的田园。由于时间还早,所以尽管是夏季茶馆这时的人还不多,靠路边的位置上坐了一个白衣青年,左手执扇,右手端起茶细细品酌,店家看这人一派风流,将自家随便煮的茶喝得如品仙茗倒是不好意思了起来。
“客官这是往哪里去?”店家加茶水时问了一句。这人虽然看起来十分雅洁身份不凡,但是一点也不摆架子,反而说话时的声音都特别轻柔。
“我往南方去”段云收起扇子微微垂眼答道。
“噢那你可得早点走啦,这里离下个能休息的地儿还远呢,不是我赶你走,就是这天一热,那太阳晒得人火辣辣地疼”
“无妨,我在等人”
“噢!等人啊!”
“他来了”段云的视线转向旁边的道路。店家也随着他看了过去,一阵风将竹叶吹得漫天飞舞,还带着唰唰的声响。有一个红衣红发的少年策马而来,意气风发龙驹凤雏,店家想起进城时听说书人说过的这两个词。
袁小棠看了袁笑之的信之后终于对段云放了心,只是不知道这段云到哪去了,难道违约嫌自己麻烦所以不去了?一颗心又悬了起来。终于准备在茶棚休息将马栓好后才看到那人坐在不远处,收了扇子站起来对自己笑吟吟地道:“袁公子,段某等你很久了”
“嗯....辛苦了”袁小棠拿出自己最正经严肃的态度回答,只是这话说出去怎么不太对劲的样子。
“不辛苦,公子累了吧,进来休息会儿我们再出发”对于袁小棠现在这故作老成的样子,又想起自己那天看他在树上抓耳挠腮,段云语气中都带了笑意。
“嗯...好”袁小棠走到段云对面坐下,将桌上倒好的一杯茶端起一饮而尽,又道“我看我爹的信了,你我要一起相处这么长时间,你别一直喊袁公子了....你就喊我名字吧”
“噢~小棠?”段云看向少年因为拘谨而显得又些泛红的脸颊,又将空了的茶杯蓄满。
“嗯...可以”平时跟巡抚司的大家相处久了,都是些大老爷们,就算女人也是方雨亭这样自己狠厉的,突然听这么好看的一个人温声喊自己名字,还有点不习惯,连带着耳垂都沾了红。
“嗯小棠,我再喊店家拿个杯子吧,你用的是我的”段云眉毛一挑。
“噗....咳咳咳......”袁小棠第二杯茶水刚到嘴里就被吓得喷了出来“不好意思!啊啊啊!我不知道”
“没事,你不介意就好”段云在少年的背了排了排给他顺气。
“我当然不会啊,实在是不好意思段...段大侠?”糟糕,这人该怎么称呼,袁小棠脑子里一时想不起,这人年纪和江湖资历都比自己高,定然是不能以同辈相称。
“呵,你也喊我名字就好”
“不行,你是前辈,要不喊你段大哥吧,就这样段大哥!”
“我都好”
两人就这样坐在那说了许多话,一人内敛沉稳,一人年少狂纵,一人白衣,一人红发,前方的路很长,还有很长的一段时间来让少年继续肆无忌惮地笑。

评论(3)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