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了个道-

cp粉千源双担,队友不撕不黑,三个孩子都很优秀

知何处(1)

正是南陵城的飞花时节,自山野到小巷,城内外都被一片白红新绿包裹,青石板乌衣巷,恍惚不觉间就是日暮忽晚梨花满头。
近日新来了个年轻人,疏朗庭秀,眉眼间尽显沉稳大气,超凡的气度和出众的外貌一下子吸引了各家待字闺中的姑娘们的注意,都纷纷央求媒人留意一下这位难得的自己顺眼的如意郎君。年轻人虽然不爱笑,但是待人温和礼貌,总是穿着一身青色长衫坐在茶馆二楼,偶然一次机会得以见他书写,众人才发现这人不仅能诗擅琴长于书法,连拳脚功夫也是不差的。年轻人的身份是引起过猜疑的,除了他叫易烊千玺,从京中来以外,大家一概不知,不过这并不影响媒人去踏他租住的那个小院的门槛。
才貌兼备脾性儒雅,一段时间下来易烊千玺也算在南陵城中颇有名气。那日照旧在茶馆二楼闲坐,闲书还没翻几页就被打断。一个少年模样的人在易烊千玺对面坐了下来,一条腿踩着椅子颇为不屑地问:“你就是易烊千玺?”
易烊千玺看了对方一眼,少年长得白嫩,带着少年特有的稚气,也没有回答对方继续看自己的话本。
“喂!你源哥跟你说话呢!”见没有反应,少年稍显怒气。
易烊千玺淡淡地瞥了对方一眼,见少年不知道是因为愤怒还是因为尴尬羞红的耳朵,问道:“在下易烊千玺,公子有何贵干?”
“咳.....我”易烊千玺谦和的回答倒是让少年有些不好意思了起来,刚才那股盛气凌人的劲儿一下子就散到陵江去了,“我......我听说问你武功很厉害,我要跟你比比”少年支支吾吾地回答。
“可以啊”易烊千玺回答,见少年眼里瞬间像盛了星星一样的光,接着道:“不过......”
“不过什么啊,你说嘛,什么条件你源哥都能满足”少年的官话不太好,说起来会刻意咬字,再加上他迫切地越了整张桌子凑到易烊千玺面前,显得分外认真,一副严正以待的样子有些可爱。
“我是不随便与人比试的,我们行雅令,输了我便与你比试,赢了咱们就互不打扰行吗”易烊千玺好整以暇道,看着对方听完后苦恼耷拉着脑袋的样子不自禁地翘起了嘴角。
“你这是在为难我,我不会呀”少年交待道。
“那我让步首令由你出,这样可好?”
“好啥子啊,不好,不好,你莫仗着读了几本书欺负人!”少年气得官话也不拗了,方言脱口而出,少年气鼓鼓瞪着自己,就像红了眼兔子,想到这里易烊千玺笑出了声。
“你这人还笑,笑什么笑嘛”少年一甩袖子,蹬蹬蹬地转身跑了,脚步踏在木质地板上的声音特别响。
“哎王公子好久不见了,不泡杯茶再走嘛?”
“不泡不泡,气坏我了”
听到楼下少年和客栈小二的对话,易烊千玺无奈地摇了摇头,曾几何时自己也是这般散漫洒脱无所忧惧的样子。
“哎哟,易公子,你还会笑啊,这么久了我一直以为您是有什么面部隐疾呢”方才和少年对话的小二上来添水,看易烊千玺一脸笑意难免惊讶,毕竟自己一直觉得人家面瘫,甚至私底下还八卦过这个公子到底是不是有什么疾病不会笑。
“我...在笑?”易烊千玺微微诧异地问道,又像是为了确认抬手摸到脸颊,嘴角的弧度说明了一切。很快收整了表情,回到那个不食人间烟火的易公子样,想起少年,试探着问道:“刚才那个人,长得很白净乖巧那个,你认识吗?”
像是发现了什么惊天秘密般,小二喊道:“他你都不认识啊!王源王公子啊!知府大人唯一的公子,不过他之前一直在外地求学,你不认识理所当然,哎哟我跟你说.......”
话匣子打开了就收不住,店小二甚是自豪自己知道易烊千玺不知道的东西,滔滔不绝地将自己知道的关于王源三岁掉水坑到十七岁被姑娘倾心吓得离开南陵的八卦讲了个遍。
“那看来他虽然娇生惯养,倒也不是为恶之人”易烊千玺抿了口茶评价道。
“怎么可能嘛,王公子那样看见小孩子糖葫芦掉了哭都要给人买一个的,能做什么恶”小二颇为骄傲地赞赏道。
王源,字隋玉,年纪未及弱冠,生得唇红齿白,虽然身形瘦弱了一些但是不影响他在南陵受广大人民群众喜爱的地位,当然这是在易烊千玺出现以前。此前由于难以启齿的原因王源主动向父亲要求去邻县负有盛名的书院求学,没两个月因为上课打盹晚间火烧宿舍被赶回来,发现自己人气地位岌岌可危,从进城开始就听众人时不时谈论一个名字“易烊千玺”,俊朗?才华横溢?意中人??明明以前最受欢迎的人是自己,现在这些姑娘看到自己都爱搭不理像没看见一样,这让王源很受打击,还没回家就马不停蹄地去找易烊千玺一较高下。结果被对方不知有意还是无意地羞辱了一番气呼呼地走了。
这也不怪易烊千玺,王源是生得好看,只是和易烊千玺比起来确实少了些成熟稳重,关于雅令易烊千玺也无意嘲弄,不过是想对方知难而退,毕竟还是少招惹是非的好。
当事人各有各的考教,王源打算回家苦读诗书一雪耻辱,易烊千玺也并没有把这事放心上,群众嘴里确演变出了曲折离奇的故事。说王源不满心爱女子被易烊千玺抢走,休学回来找人算帐,两人大打出手,行为影响极为恶劣。
对于易烊千玺的才名知府早有耳闻,当八卦传到府衙的青案上时,对自家儿子知根知底的王大人非但没恼反而打了个哈欠问道:“这易烊千玺还会武功呢,不错....不错....”手指在桌案上敲了又敲,不知道在寻思着什么。

那日易烊千玺本打算往城外湖心亭垂钓,晨曦中打开家门就见一人直挺挺站在门外,颇有威严。那人开口道:“易公子,老夫有一事相求”
来着不善还是形势所迫?这个陌生人一大早就堵在自家门口求自己帮忙,易烊千玺虽然心善也难免起疑,拱手礼问道:“敢问何事?”
见易烊千玺如此,那人眼中分明透露出赞许的眼光,笑着拍了拍易烊千玺的肩道:“也不是什么大事,南陵虽然地寡人稀,但是这大大小小鸡毛蒜皮的事儿却不少。如今有能力有抱负的年轻人都背井离乡以寻高就,我这小小的一个府衙着实缺人啊,不知易公子意下如何?”
突然的接近让易烊千玺一时起了警戒之心,本已经隐隐蓄力以应付随时的异边却在听那人接下来的描述中慢慢放下了戒备。自己早该看出来的,小小的一个南陵城,有官威如此的除了知府大人外别无他人,况且知府大人和王源的眉眼总有几分相似,这就是父子吧……除了血缘以外唯一割舍不掉的遗传,像是想到了什么记忆中不愿触碰的东西,易烊千玺微微抿唇蹙眉。
“易公子是觉得为难?那也无妨,易公子无需为了给我面子而委屈了自己”知府见易烊千玺的神情以为对方是不愿在这小地方困顿了自己,毕竟对方的才华不容小觑,定非池中之物。
“不不,乐意之至。在下客居南陵多日,对此处风土人情颇为欣赏,大人愿意给晚辈机会,千玺万般感激。”易烊千玺敛目颔首回答道,也许这个地方真的能成为自己最后的归宿呢,即便望尽落日天涯也望不见归家的路。
“好好好,其实你和犬子年纪差不太大,他要是像你这般知书达礼谦逊温雅我便不操这心了,哎”知府大人望着易烊千玺心情分外明朗,总算了却了一件大事,连带着看眼前的年轻人更为顺眼,要是自己有个女儿就好了,保准许配给易烊千玺。
“啊?”
“我的意思是他要像你这般我就不那么操心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对了千玺你今年多大岁数啊”王大人打着哈哈带过了话题,毕竟让易烊千玺进府衙是一个目的,另一个目的则是与自家的小崽子有关。
此时王家,王源突然从梦中惊醒,梦里有头大狼扑向自己,迷迷糊糊揉了揉脸又沉沉睡去。



评论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