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了个道-

cp粉千源双担,队友不撕不黑,三个孩子都很优秀

没有名字

谌浩轩x隋玉
日常告白

骤然间的暴雨像瀑布一样铺下,隋玉在谌浩轩还没反应过来时已经飞快地抓起对方的手腕就朝避雨亭跑,少年的步伐踏在地面溅起一朵朵小水花,空气里满是泥土和青草的味道。
因为急促的奔跑,隋玉现在双手撑着膝盖,嘴巴微微张着呼吸声很大。谌浩轩站在隋玉的侧后方,单手抓着书包带看雨滴从隋玉的额间滑落至嘴角,再落到脚边开花。距夏常安离开他们已经过去很长一段时间了,时间可以化沧海为桑田,可以化当下为历史,很多仿佛昨天才发生的事早已成为了过往,现在他们可以很自然地谈论关于那个夏天,关于夏常安,关于生命和智能,甚至有时候还能开起玩笑,不过是隋玉单方面地笑,谌浩轩只会一本正经地问:“我并没有在说笑话,你为什么这么开心?”隋玉听完,有时候眨了眨眼睛笑嘻嘻地调笑道:“因为我看得上你,所以谌浩轩说什么都好笑”,也有的时候颇为无奈地重重叹一声“唉”,然后拽着人去吃冰,也不管对方是否同意。
“喂,浩轩,小轩轩?”隋玉抬手在发呆的谌浩轩面前晃了晃,将对方唤回神。
“你竟然在发呆,想什么呢”
“想你”谌浩轩除了必要的知识解释外,往往是言简意赅。
“啊?”
“你,身体不好,不能淋雨,不该吃冰”
谌浩轩依旧是面无表情,仿佛说出来的是求密码的计算方法。
“哎呀是啊,你不说我都不觉得,我现在觉得好冷哦,哪里都冷怎么办呢”隋玉夸张地说着,其实经过锻炼回调养,隋玉的身体已经和正常的男孩子一样健康无二了,不过谌浩轩不知道脑子怎么就转不过来始终对隋玉的健康问题很忧心,似乎对方喝口太凉的水都会死一样。
“那.....”谌浩轩陷入了沉思,隋玉很冷,再不采取措施他会生病。可是雨很大,直接走只会让情况变得严重,不可以让隋玉生病难受。
“那怎么办啊,谌浩轩你......?”隋玉看对方一脸为难的样子笑着问,后面的话还没说完却因为谌浩轩的动作而变成惊讶的疑问。
“这样是最合理的措施”谌浩轩把隋玉紧紧地抱住,他长得比隋玉快,比对方活生生高了一个脑袋,对此隋玉总是不服气,说如果夏常安还在的话肯定夏常安才是最矮的,这种时候谌浩轩就会告诉他:“夏常安的身高是没法长的,你这样对比不科学”。
突然被对方抱住隋玉还有点不好意思,衣服都被雨水浸得半湿不湿地黏在身上,隋玉几乎能感受到对方肌肉的轮廓,虽然这种情况自己也想过但是真实发生时总是让人感觉很微妙。谌浩轩的手真长,隋玉想,能把自己完全环住,谌浩轩身上的味道......嗯?
“谌浩轩,为什么你身上会有花香?还是很好闻的那种。”隋玉抬头正好撞到谌浩轩的眼睛里,四目相对静默无言,雨还在下,落在树叶上,落在泥土上和落在屋檐上的声音都清晰可辨。
“不是我,是它”片刻后谌浩轩抬手折了朵枝条垂到檐下的玉兰递给隋玉。花瓣白嫩纤长,紧紧蹙在一起正是玉兰花最好的时候。
隋玉接过谌浩轩手里的玉兰凑到鼻尖,玉兰淡淡的,但很缠绵,闻过就忘不掉。
“谌浩轩,我要是生病了离开你你会不会难过”隋玉随口问道。
谌浩轩闻言双臂加了些力气环住对方,似乎这样就能永远留住什么。“我不知道什么是难过,但是,我这里”说着谌浩轩握住隋玉的手放在自己心口的位置,“很痛,我可能是病了,很严重的病。你和别人一起笑的时候我会痛,你流眼泪的时候我会痛,你不在的时候我就会痛,我查了很多资料,没有一条理论可以解释我的症状”
感受着对方的体温和体内心脏节奏加快的律动,隋玉偷偷红了耳朵,偏偏对方还是一副认真研究的样子,隋玉说:“常安离开的时候你也会痛啊,你还哭了呢,你忘啦”
“可是......不一样”谌浩轩低下头望着隋玉头发的旋儿,几根不听话的头发翘着。
“哪里不一样啊”
“嗯......就是我会想你只和我说话,一直呆在一起只有我们两个人,我甚至觉得你比密码还要有趣,这真的很不一样”谌浩轩说出困扰了自己很长一段时间的问题,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自己的思想行为越来越受隋玉的影响,上课时对方回头的一个浅笑就让自己心跳得很快,因为对方的请求可以搁置自己的时间计划,甚至不可控地想接触对方,做一些很奇怪的梦……
“谌浩轩,你知不知道你自己在告白,而且很会撩人啊”隋玉试图站直好好跟隋浩轩说一下对方这样的情感表达方式很容易让人误会,却被对方禁锢地丝毫动弹不得。
“对不起,隋玉。但是你真的是特别的,和所有人都不一样。如果刚刚的话你觉得是告白的话,我想那就是告白”
“那我接受”
“嗯”
“我说我接受”
“嗯,我知道了”
“谌浩轩我都说我接受你的告白了,你就不开心嘛?”
“开心?我很开心啊,你看我的指甲都被我抠断了”谌浩轩把被抠断指甲的无名指递给隋玉看,因为太靠后指缝间渗出丝丝血。
心疼地握住对方的手,隋玉像是认命般叹了口气,说道:“我接受你的告白了,那我们就是情侣,情侣就可以做一些亲密的事啦”
“亲密的事?我认为我们一直很亲密”谌浩轩煞有介事地点头回答。
“不是说一般的亲密啊,就是比如说......嗯.....”
“什么?”
“你可以亲我这里啊”隋玉红着脸指着自己的唇说道,可能是因为以前生病的关系,隋玉的皮肤很白,显得唇色格外红。
谌浩轩望着隋玉微微张开的唇瓣,露出两颗牙齿,咽了咽口水才答道:“其实,我亲过了”
“什...什么时候?我怎么不知道?”隋玉惊讶地瞪圆了眼睛问道。
“密码社活动,你睡着了,大家都走了你还没醒,我就很想亲你那里”谌浩轩还是一本正经十分坦然,丝毫不觉得自己是在承认罪状。
“谌浩轩,原来你这么厚脸皮的啊!”隋玉气得鼓起两颊,猛地将对方推开。
“没有啊,我的皮层是正常厚度,角质层也挺薄的”被对方推开谌浩轩觉得有些委屈,又觉得对方气鼓鼓的样子很可爱,想伸手戳戳。
“唉,算了算了,我怎么就喜欢你这个转不过弯儿的冰块呢”隋玉大手一挥,不打算跟对方在这个问题上死磕了,毕竟这个人的思维奇怪了,自己得多喜欢他才能忍受他到现在“雨停了,走吧”
“嗯,走吧”谌浩轩确认了没有再下雨之后拉起隋玉的手往外走。
“你拉我手做什么?”
“我们是情侣了,得拉手”
“我....你.....唉!”隋玉吞吞吐吐半天,终于认命地由对方拉着。
“隋玉......”
“嗯,怎么了?”
“我想我真的很喜欢你,一直喜欢你,正无穷的喜欢”
“谢谢您勒......”





评论(8)

热度(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