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了个道-

cp粉千源双担,队友不撕不黑,三个孩子都很优秀

还不知道取什么名字3

高考期间因为封闭考场所以除了高三的学生都放了一个小假期,陶西宣布这条消息的时候本来死气沉沉的班级瞬间欢呼雀跃了起来,栗梓说班主任今天好像变帅了,陶西打击他们:“别得意了!今天的高三考生就是两年后的你们,还不想着好好学习,不就是放个假嘛,很开心吗??”
“开心~~”六班众人难得的统一。
“那既然你们已经这么开心了,接下来有件事我就不用说了,怕你们开心过度”陶西撇了下刘海,故意引诱的说道。
“哇老师你这么帅,你就说嘛”
“说嘛说嘛”
“不说就变丑”
........
一群人叽里呱啦地吵了个不停“别吵了!!我说!你们回去收拾收拾,明天我们准备!去海边露营!!”
“.......切”
“干嘛,你们这个反应怎么回事,被刺激过度了?”
“什么嘛,露营?我们又不是小学生了”
“对啊,而且露营哇没地方洗澡我会疯的”
“天气这么热我讨厌一切室外活动”
“你们这群小孩子!迟早懒死在屋里!”
“老师你好意思说我们懒???”
又是一场难分胜负的战斗,班小松中途退出了吵架发现尹柯正撑着脑袋若有所思,用手肘碰了碰对方:“唉,尹柯想什么呢”
“啊?我在想要准备些什么东西去露营”尹柯对着班小松认真回答道,就像上课的时候回答问题一样。
虽然两人同桌有几天了,班小松还是没太习惯这人经常这么正直的样子,尤其是一本正经地开玩笑的时候,班小松还觉得有点可爱。“啊,你竟然想去?我们都烦得要命”
“是啊,我还没看过海呢,所以,挺想看看的”尹柯笑起来时嘴角各有小小的梨涡,惹得班小松想要上手戳,不过这个举动被尹柯及时发现制止了。
“对哦,你是从北方过来的,既然你想看,我就陪你一起去吧!”班小松拍了拍胸脯一副大义凌然舍我其谁的样子。
尹柯被他的样子都笑了:“就算你不想去也得去呀,陶老师不会放过你的”
“同桌,你这样就不可爱了”
这次的活动是陶西为了让他们好好玩一下然后认真准备期末考申请的,为此软磨硬泡了安主任好几天好话说尽,狗腿跑断才得到批准。不过要多加一个老师的陪同才行,陶西以为安谧要和他们一起去突然就觉得要不算了别去了,然而安谧没有理他那惊恐的状态说自己有教研会要开,准备让白舟和他们一起去。
大巴车上一群人刚开始还有点劲谈天说地聊聊八卦,没过多久就困的困看手机等我看手机,连喝口水都嫌费劲。班小松早就靠着睡得东倒西歪,尹柯看不过将那人的脑袋扶过来靠在自己肩上,尹柯比班小松要高半个头,这个身高差让班小松靠得很舒服,嘴里还嘟囔了句什么尹柯凑近也没听清。
后来班小松是被陶西在后面一直唧唧歪歪的声音吵醒的,也就小白能忍受这个人了吧,班小松忍不住后头瞪了一眼陶西,刚好被对方看到。
“看什么看,大人说事小屁孩不要偷听”陶西反瞪了回去。
“你四不四撒哟,就你那嗓门,你那话多的,全世界都知道啦我还需要偷听”
班小松没再理会陶西对自己不尊师重道的指责,回身坐好发现尹柯正塞着耳机专心致志地看书,班小松看到书就头疼,轻轻拿过了尹柯的一个耳塞,尹柯看了他一眼又继续看回书,班小松心想看来新同桌是个学霸,期末考不用愁了。
到达目的地小岛时已经是中午了,随意吃了点带的食物后陶西就开始安排大家搭帐篷,他在一边指挥得井井有条不许焦耳靠着架子不许在危险地带不许为了省事好几个人挤一起,一切都进行得不错,除了陶西自己从头到尾都是动动嘴皮子,什么实质的事都没做,还有一个人是班小松,他是午饭的时候到处蹭吃蹭喝撑着了,这会儿躺在一边摸着肚皮难受,时不时也指点一下尹柯说这不对那不对,尹柯问他怎么就不对了,班小松腆着脸笑道:“感觉不对”
白舟忙得一头大汗,暂时休息之余看到尹柯和班小松,又看了看陶西,叹了口气继续给帐篷做稳固工作。
落日将尽时一群人围坐在一起听焦耳讲八卦故事,欢笑声不绝于耳,他们正在最好的年纪感受着这个世界最为缤纷绚烂的一面,有人为他们阻挡在黑暗面前替他们承担一切,最大的烦恼不过是些多年后的青春期回忆,离别,不过是暂时。
班小松扫了一圈才注意到尹柯离众人远远的,站在海水里背着身子不知道在做什么。
“尹柯!”班小松站起来大喊了一声朝尹柯跑过去。尹柯回头,什么话也没说,只是看着被海浪冲趴在水里的班小松扬起了嘴角。见对方跪坐在水里吐了好几口不小心进到嘴里的海水一脸委屈地看向自己,尹柯才走过去将人拉起来。
晚上烧烤的时候尹柯因为真心话大冒险的惩罚所以要喂李珍玛吃东西,陶西看了看笑着说“年轻真好”,正在烤肉的白舟听见了,将烤好的豆角夹到陶西盘子里讽刺到:“老年人,吃你的吧,看多了长针眼”。尹柯虽然比较正经严肃,不像其他男生一样总是笑得张扬,但是对人都很温和有礼,白舟说这就是语文里说的翩翩公子,一群女生笑着说他酸,这就是绅士,通俗一点叫男神。此时他夹着一小块肉用左手接在下面递到李珍玛面前,李珍玛算是班级里最为开朗活泼的女孩子,现在也有些红了脸不知所措。众人看了更是起哄,焦耳说:“哎哟李珍玛你还会害羞啊!平时看你抱着男明星照片喊老公的气势呢!”
“行了行了,别笑她了,她是真的不好意思了”沙婉替她解围道。
“唉.....真浪漫啊”班小松咬了口馒头叹气道。其他人都没太注意到班小松的叹息,只有尹柯将他的话都听了个清楚,突然觉得有点局促。
班小松和尹柯的帐篷在比较中间的位置,因为刚刚玩游戏弄帐篷里面一片狼藉,等收拾好两人都累得直打哈欠。
“哇尹柯你定这么早的闹钟干嘛”班小松探过头正看到尹柯将手机闹钟设置在早上五点。
尹柯轻轻一转就看到凑到自己肩头毛绒绒的脑袋,按耐住揉一揉的欲望,回答道:“我想去看日出,会把你吵醒,对不起呀小松”
“没关系啊,我睡觉很死的!我和你一起去吧,你要叫醒我啊!”班小松大字躺了下来,发现自己占的位置太宽后又朝旁边挪了挪,拍了拍腾出来的地方示意尹柯睡觉。
“嗯好,不过我睡觉也很死”
“我还以为你是那种作息很严谨的人,唉尹柯你觉得李珍玛好看吗,大家觉得她是年段最好看的女生,我看着也不错,唉尹柯你理我嘛,尹柯......”班小松侧头发现尹柯竟然已经入睡了,在心里吐槽这人睡得也太快了。
“唉,晚安啊尹柯”说完晚安,班小松也闭上了眼,脑海中冒出学校的小道,还有两边开着的玉兰花。白嫩的花瓣四绽,点缀在高高的树冠中间。
早上班小松被闹钟叫醒,脑子迷迷糊糊的,摇了摇尹柯,对方不为所动。班小松相信尹柯说自己睡得死不是在谦虚客气了,尹柯在经历了班小松的万般摧残后才慢慢地睁开眼睛,那时班小松正捏着尹柯的脸舍不得放手。
“尹柯尹柯,走啦看日出”
“嗯好”尹柯刚醒,不同于平时的严谨,整个人都呆呆的反应都慢半拍,这一句低声的回应还带着点鼻音,听得班小松心里一沉,懵了一会儿。
尹柯没注意到呆着的班小松爬起来找衣服换上,跑了一段山路才到观景台,天还没亮,班小松望着路灯照明不足的山路范怂全程紧抱着尹柯的手臂,半个身子缩在对方身后。
“啊!有人!!”班小松被站在前面的两个影子吓得大叫。
“啊!!班小松你叫什么!吓我一跳!”是陶西的声音。
“啊!陶老师你怎么在这里,还有小白老师”班小松揉了揉眼确认是陶西无误了,另一个人那不用看都知道是谁了,除了小白老师谁愿意陪陶西。
“你再啊我让小白给你加作业信不信!我们在这里看日出啊!多情怀,被你们两个小孩子破坏氛围”
“你们两个大男人能有什么氛围,你还不如和安主任来看更有氛围噢~~”
“呸呸呸,你这是要我死啊,你来当六班班主任啊!”
“我倒是想啊,那我就能随便给自己批假条”
“懒得理你”
“我也不理你”
“刚到新学校,还习惯吗”白舟没管吵着的两人,看向同样置身于事外的尹柯。
“还不错,大家都挺好的”
“嗯那就好,陶西给你安排班小松当同桌是想你尽快融入大家,你别闲小松烦,他很热心也很善良”
尹柯看了眼和陶西争论的气得双手插腰的班小松,笑了笑回答:“小松挺可爱的,我不会烦他”
白舟将尹柯的反应看在眼里,看得出来少年这话是真心实意的。十几岁的年纪,所有的喜爱和烦恼都写在脸上,校长将人交给自己时说这孩子比较高冷是个误会?












评论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