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了个道-

cp粉千源双担,队友不撕不黑,三个孩子都很优秀

还不知道取什么名字2

六月的蝉鸣密密麻麻的,响得人脑仁疼,也亏班小松热得脖子上都蒙了汗又这么吵还能睡着。尹柯开着书本,一半心思跟着老师的讲解走,一半在打量班小松。
“班小松,你来背诵一下出师表?”尹柯听到老师提问班小松,而这人还睡得不知所云,哼唧了两声。
“班小松!”语文任课老师是安谧,同时也是主任,平时就爱板着脸对老师学生都很苛刻,此时那张本就没有表情的脸眉毛微微蹙起,眼神凌厉,瞪得这酷暑的温度都下降了几度。
“小松,小松”尹柯没办法只有在桌子下偷偷用笔捅了一下班小松轻轻唤道。
“啊,尹柯,早啊”班小松抬起头冲尹柯笑道,尹柯无奈只能报以一个“你保重”的微笑然后看向老师。
“班小松?你晚上不睡觉的吗?为什么要在课堂上打瞌睡,影响课堂纪律?”安谧严肃问道。
“啊我睡觉不打呼呀,影响不到他们的!”班小松挠了挠头回答道,这回答听得众人倒吸一口冷气,这傻子怕是还没睡醒,敢跟安主任抬杠,了不得。
“哼,你来背诵一下出师表”
“啊?我.......老师我不会.....”
“不会?那你昨晚干嘛去了,这是昨天布置的作业”
“我......我有事”
“你能有什么事啊?”
“老师!小松是为了帮我熟悉课程才耽误背诵的!”
众人都被突然站起来的尹柯吸引了注意力,虽然心里都明白就班小松那个成绩,说陶西喜欢安主任都比这理由靠谱,但是安谧看了一眼尹柯,显然是不打算计较这蹩脚的谎言,示意两人坐下警告班小松不许再睡觉后,又继续开始催眠。
“嘿,谢谢”班小松用手肘拐了一下尹柯。
“咳,小松......”尹柯捂住刚被撞的地方,说道:“你劲......挺大的哈”
“嘿嘿嘿嘿嘿”班小松以为对方是在夸自己,笑得一脸傻气。
下课后尹柯被安主任叫走,他们前脚一出,班级的人马上以班小松为中心聚集了起来。
“小松小松,尹柯什么来头啊,怎么感觉安主任很给他面子?”
“是吗,错觉吧你,就安主任那黑面神,谁能让他卖面子”
“小松,你真的给尹柯熟悉功课啊”
“那是当然.......不可能啊”
“小松,你觉得尹柯....喜欢什么样的女孩子啊”
“噢你死心吧,他喜欢我这样的......哎哎哎!别动手啊!我瞎说的”班小松在一群女生的拳头下连连求饶。“我错了,我错了还不行嘛!”
“唉你们这群凡人”
“焦耳,你又装什么呢?有话快说!”焦耳的故作玄虚被毫不怜惜地打段。
“咳咳,你们是不知道,但我焦耳是谁?月亮岛中学八卦第一小王子!”
“你到底说不说,不说我们散了”
“唉唉唉,别走嘛,我可听说了,尹柯是从北京转来的,他爸爸可是在重要位置上的”焦耳说着还用胖胖的手指了指上头,引得一群人抬头看天花板。
“噢那他好好的北京不呆,跑到我们这个地方干嘛?难道是嫌弃北京高考难度太小?”栗梓开口笑道。
“唉反正我不管他什么原因,只要他来了,我就觉得悲惨的高中终于有了色彩!”这是班级的花痴女生。
“切,信不信我天天堵你面前让你的高中~~一片黑暗”焦耳贱兮兮地开口,又突然转小声神秘道:“这个尹柯之所以转我们这啊,跟他爸作风....有关系,你们懂得,现在政策......”
“嗯........”
“嗯........”
“嗯........?其实我不懂”
“我也不懂啊,假装自己懂”
“其实我也不懂”
“切你们这群凡人,我都跟你们没得聊!”
“那你跟谁....有聊啊!”有个声音在焦耳脑后响起。
“当然是...唉陶老师!你怎么突然出现,吓死我了!!”焦耳一个趔趄撞得班小松桌子都偏了。
“八卦八卦,一天到晚不好好学习就知道八卦!”
“哎哟老师这不怪我,是他们要听,唉他们?”焦耳想要找人给自己开脱,发现大家早就散开了,现在就剩自己面对陶西,还有班小松一脸期待地看着自己。
“他们?我看你是有点狂!回去学习去,期末不考到全a我就喊你爸不给你饭吃!”
“我去我去这就去!!”
“切,小兔崽子!还有你,看什么看,好看吗!”陶西看焦耳一溜烟跑回座位上拿着本倒了的书做样子了,转身看到班小松撑着个脑袋。
“好看”班小松殷勤地回答道。
“那是,这张脸不是白长的”陶西小小的虚荣心得到满足后意气风发地走出六班,剩下班小松对刚才焦耳的话若有所思。
emmm小短篇过度一下,被快本的“随源”甜到飞起!三只都很可爱呀



评论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