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了个道-

cp粉千源双担,队友不撕不黑,三个孩子都很优秀

6

荷塘深处传来响声,惊得周遭莲花上停驻的蜻蜓煽动翅膀飞了起开。有只不那么幸运的刚停下就被一个穿着短褐的红衣少年捉住。少年邀功似的将手心里煽动着翅膀的小东西拿给另一边的人看,那人停了棹朝少年微微一笑伸手揉了揉他的脑袋,对他说:“我们回去吧,再晚会下大雨”。
将小舟停到岸边,袁小棠将先前摘的莲蓬抱了个满怀急匆匆地上岸,风雨欲来,天空暗沉沉的架势有些吓人。段云在身后捡起袁小棠遗落的莲蓬,无奈地摇摇头跟了上去。这处荷花池大得没边,此时水面挤满了绿叶红花,风一吹就把花香叶清吹到人的心里去,也吹得人心里有点空落落的,似乎还缺了点什么。
夏季的暴雨像是把瀑布聚起来一样,雨水实实地落在人身上,段云半个身子护住袁小棠,却没什么用,两人浑身湿透地钻进了店想休息一下等雨停,一进店,袁小棠就懵了,片刻反应过来则是开心地看向段云,眼里闪着光,段云面上还是冷静自持的样,心里却是万分忐忑。秦楼楚馆自己去过不少,但是带着袁小棠,段云就有点不知如何应对了。
这里叫做蕉雨阁,在江南一带还算有名的,不少姑娘是才貌端研卖艺不卖身的,当然那在芙蓉帐里叫人魂销的女孩子也不少,平日里段云总是尽量在不被袁小棠察觉的情况下带他避开这类地方,因着今日下雨,一时不察竟误入,外面雨声渐盛,不说这雨势大得让人难以举步,要是再刻意让袁小棠离开,少年心里难免起疑窦。
段云在这里思前想后焦虑不堪,另外一个人倒是乐得不知边,此刻正四处打量,耳朵里老鸨介绍姑娘们的长处一个也没落下。
“唉,你说这雅馨姑娘会吹箫,我想学吹箫很久了!我能喊她来教教我吗”话是对老鸨说的,脑袋却是转向段云这边,毕竟......有钱的才是老大。
“这......小公子,不是雅馨姑娘不肯,您这要求......着实有点难为情”老鸨开口,眼神在两人之间逡巡。
“怎么了嘛?放心吧,我们又不是不付钱”袁小棠开口,顿了下又补充道“是吧!段大哥~”
“就叫她来吧,我这弟弟年纪不大就是对这的姑娘们比较好奇,麻烦了”段云说着掏出锭银子放到桌上,惹得老鸨的眼神差点把桌子烧穿。
“不麻烦不麻烦,那就劳烦两位雅间稍候~”老鸨说着朝两人递了个暧昧的眼神,惹得袁小棠打了一个寒颤。
房间安排在后院一处僻静的二楼,雨还在淅沥沥下着打在蕉叶上,大雨将空气中的泥尘都洗净了,冷冷清清干干净净的。蕉雨阁蕉雨阁,倒是应了这个名字。
来人推门而入时袁小棠坐在背靠着床在擦头发,刚洗完热水澡整个人都暖暖的。看见有人推门进来想要起身却是被那人快一声唤道“公子别动”。
这一下袁小棠就真的不动了,这个声音软得很,软中还带着一点袁小棠说不出的劲儿,听得人心猿意马。“雅馨姑娘?”
“正是奴家”那姑娘走到袁小棠旁边跪坐下,上半身撑在袁小棠双腿上,将唇瓣凑到袁小棠耳边吐气如兰。
袁小棠被这一刺激更不知所措,又不敢动,颔首想躲避一下那姑娘炙热的目光,却看见更让人面红耳赤的东西。那姑娘本来穿得就薄透,此刻差不多是在自己怀中半开衣绯,年轻女孩子浑圆柔嫩的肉体呈现在少年眼前,脑袋此刻嗡嗡作响,连被脱衣服都没反应过来,直到对方的手顺着大腿摸到根部了,袁小棠才被刺激地一激灵死命抓住了对方的手。“姐姐!这是做什么呀!”
“我这不是教小公子吹箫嘛,不得先给小公子你示范一番?”雅馨一只手被抓着,另一只手则抚摸上了袁小棠的胸膛,少年还没发育完全略显稚嫩,却也可爱。
“吹...吹箫?怎么要做这些?”难不成是自己没见过世面?
“是啊,公子你可放开人家的手,抓疼了”说着又跨坐在袁小棠小腹上,轻轻地一蹭。
袁小棠此时更不敢放手了,因为他发现被刚才那一蹭自己竟起了反应,慌地正要喊段云,“段大哥”三个字还没喊完,身上的人就被罩上了一床被子,然后被巧力推开了。“段大哥!救我!”看见救星,袁小棠连滚带爬地扑向段云那边。
“公子这是干嘛呀”雅馨好不容易从被子里钻了出来,撅起嘴问道。
“姑娘,恕段某冒犯了,我这弟弟不懂事误翻了姑娘牌子,姑娘还请回”段云朝人一拱手道歉,这事他也不好意思,谁能想到所谓的“吹箫”不是吹箫呢。自己要是没过来,不定得发生什么,想到这里就觉得心里闷闷的。
“噢不必道歉,想来小公子是误会了这含义,不过~这人事总是要经得嘛,不如今日就让小公子体味一番~”雅馨调笑道,不过她的目标袁小棠此时正抱着段云胳膊缩在一边,不敢看她一眼。
“不必了,姑娘请回”段云的语气变得强硬。
“回就回!不过这钱可是不退的”看着段云有些狠戾的眼神,雅馨明白这翩翩公子般的人物不是好惹的。略微整理了一下就走了出去,末了像是想到什么说了句“二位这兄弟~关系,可是不简单啊?”说完关上门走得没音。段云心里一沉,她是看出了什么?能看出什么?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到底怎么回事。





哇!!写到一半突然闪退吓哭了!幸好自动保存草稿!以后再也不敢作死了!



评论(5)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