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了个道-

cp粉千源双担,队友不撕不黑,三个孩子都很优秀

苏万一大早拎着包跨进黑眼镜的院子里就看见院里那棵葡萄下的藤椅里有个人半死不活地躺着,手边放着壶茶,眼睛直勾勾盯着架上刚刚有点形状的葡萄,苏万每次想到就觉得酸,不知道这人怎么就一副虎视眈眈的样子,饿坏了?
那人随意套了件白衬衫,领口大咧咧敞着露出一大块皮肤,锁骨很明显,挽着的袖口没有把手臂上嶙峋的疤痕挡住,本该狰狞,配上那人稍显年轻的脸庞也不怪异,种种矛盾之下竟意外地有魅力。苏万甚至觉得这是自己见过的人里面穿白衬衫最有味道的了,美学里面美的出现产生于事物和事物之间的关系,那人身上各种特征的关系似乎融合地非常完美。
“傻站着干嘛?还不进来”那人发现了苏万站在门口,朝他喊道。
“吴老板你怎么在这”朝他走了过去,苏万发现这人不仅有种成熟男人的魅力,而且......早上起来一定还没洗脸!眼屎还糊在左眼上!
“慰问师父关爱小辈,这都是我该做的”吴邪说着伸手拍了拍苏万的头。
“别别别,吴老板你的爱太沉重我受不住啊!你还是把爱都给黑眼镜吧!”想起被眼前这看似纯良无害的一张脸拉入坑的经历,苏万就觉得隐私部位疼。
“我是废品回收站吗?你们推来推去的就给我?”说着黑眼镜就走了进来狠狠地敲了苏万的头继续道“你也跟着他学坏没大没小连师父都不叫”
“哎哟,师父您下手可轻点吧,回头别人说您教出来的徒弟是个傻子可不能怪我啊”苏万疼地抱住脑袋退了几步,离两人远远的,生怕再受迫害。
“我教出的不就是傻子吗?唉毁了我的一世英名,唉我的清白啊”黑眼镜瞥着吴邪说道。
“得了吧,你哪来的清白让我毁,我破了你的万年处男身了?我的葡萄呢”吴邪就着黑眼镜的手坐起身来,在脸上胡乱摸了一把发现眼角的眼屎后趁黑眼镜没注意擦到了他衣服上。
“在呢在呢,祖宗,给你买回来了你可别惦记我这院里的了”吴邪以前一直惦记着院里种的韭兰,非说是韭菜硬要喊胖子一起来烧烤,得亏拦住了,这回又盯上了还没熟的葡萄。
“快去洗吧”吴邪吩咐道。
“要不我洗完在剥了皮喂小三爷您嘴里去?”嘴里这么说着却是在一边坐了下来。
“那可就麻烦你了”吴邪假装听不懂对方话语里的揶揄。
“滚滚滚滚,自己去”黑眼镜怎么也没想到吴邪跟着自己功夫没学到多少,厚脸皮的程度倒是与日俱增。
“师父...”吴邪放低了声音超黑眼镜温柔开口,听得旁边的苏万打了一个寒战。
黑眼镜最经不住的就是吴邪乖乖地喊自己师父,感觉就像有只哈士奇在自己体内跑来跑去。一听他这么叫,立马颠颠地跑去拿盘子洗葡萄,咧着嘴笑道“小三爷您稍等~一会就来”
苏万在一旁看着自己师父突然变得这么狗腿,心里把他唾弃了一千遍。不过他此刻的重点在刚才听到的另一个劲爆的话题。
“吴老板,你说师父他...他还是个处男?”苏万搓着手挪到吴邪旁边问。
吴邪给了他一个你说呢眼神,苏万一脸吃了苍蝇的表情足以表达他的惊讶。
“真...真的啊?”
“咳..他不让我说”
“说嘛说嘛,反正他不在”
黑眼镜端着葡萄出来就看到两人凑一起暗搓搓地讨论着什么,发现他来了立马停止了话题,两道目光像射线一样将自己上下扫了个遍,发现吴邪的衣衫不整后将苏万提到一边去“去去去,先蹲半个钟头马步”
苏万认命地稳住下盘开始扎马步,看着黑眼镜又贱兮兮地凑到吴邪拿去,色眯眯的?苏万被自己的念头吓一跳,但是继续又想到刚刚吴邪和自己说的黑眼镜平时一副攀花折柳老手的样子,竟然是处男身,而且对吴邪,非常非常非常不一般,理由充分,足够证明黑眼镜喜欢吴邪!可是按照黑眼镜脱兔般的性格早该把人拿下了,不对,很不对,这里面有问题。
“我要去接他了”苏万听见吴邪说了这么一句,黑眼镜顿了一下回答说徒弟呀你可得回来,不然等葡萄熟了我就都给苏万那小子吃。语气里笑意不减,苏万硬是听出了无力和恳求,在苏万的记忆中黑眼镜这种无力几乎没有出现过,除了沙海里那一次,他说“有的人,你愿意牺牲自己的一切去成全他”这里的这个有的人他当时怀疑是吴邪,但是这话也太暧昧了,以至于他不敢相信是吴邪。而且那时候对吴邪的印象还是那个黑社会冷面大哥,虽然长得帅有文化,但是对人还是很冷很残暴的,不像现在这么可爱。时过境迁,对着“有的人”到底指谁,苏万在看到黑眼镜手忙脚乱惶恐不安给吴邪止鼻血后,在心里有了明确的答案。
“跟着他们混,不会被带弯吧?”苏万在心里想着这个问题越想越不放心,听鸭梨说解当家曾经为了吴邪的计划抛了三百亿身家,该不会....啧啧啧盗墓贼的圈子真乱。可是吴邪又一直念着传说中的张起灵,关于那两人的故事自己听到过不少,给他讲故事的人或惋惜或感叹或羡慕或不甘。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想写篇甜一点的黑邪,不知道怎么就写成了这玩意儿!!!要死!!!我再好好想想吧!



评论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