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了个道-

cp粉千源双担,队友不撕不黑,三个孩子都很优秀

标题不知道取什么

这几年来吴邪几乎没有硬卧,他要做的事情是以秒计算成败的,经不起耽搁。这次去北京他捏着胖子递来的蓝色票票时一时之间有点熟悉又有点感慨。上了车张起灵一如当年在中铺靠着被子翘着腿一副张老大爷的样儿,还剩一张下铺和上铺的票,胖子捏了捏自己身上三重保险的泳圈再瞅瞅吴邪,得吴小佛爷身手利落单手撑壁就翻上了上铺。
跟胖子闲聊谈起当年锄大d的时候说如今吴小佛爷名声在外,出门不开架私人飞机都跌份儿。胖子说道:“啥?一架飞机哪够!怎么也得整个队列啊!少说十五二十架的才配得上咱小三爷的身份是不?”被这么一抬吴邪不仅没有被羞到反倒是顺竿子爬:“哎呀胖爷这话说的,明天就去整!小哥!你不在的时候张海客跟我透过你们家底!我不管!反正你得出钱给我买私人飞机!”吴邪超单手玩着手机的人喊到,对方抬起头看看他,颇为无奈地喊了一声“吴邪”再没有下文继续低头按手机。“沉默就是默认,小哥你真够意思”吴邪拍了拍张起灵的背,颇有领导的驾驶。“死孩子你就欺负人小哥憨厚老实吧!小哥,别忘了给我也整一架啊嘿嘿嘿”胖子在一旁连忙接着喊道,和吴邪两人你来我往甚至谈到了要招多少好看的妹妹在飞机上正经服务。
扯了一会儿胖子突然没了动静,吴邪想着探出头看看情况正好对上张起灵看向自己的眼,他问了句:“小哥你是不是也戴美瞳啦,这眼睛挺好看的哈”。本来以为不会回答的人淡淡回答道:“是真的。比瞎子的好看”???张起灵恐怕是被附身了吧?还没反应过来,张起灵又悠悠喊道“吴邪”,这幽怨,这委屈,完了张家族长被附身了。
“唉小哥咋啦”心里头这么吐槽着,吴邪还是狗腿地回应。
“那天我都听到了”听到啥了就?张起灵这散发着冷气的情况,是听到自己和胖子商量要拿他给新月饭店抵债还是下次被催婚的时候拿他出柜镇一镇?哪一件都是被拧段脖子的大事啊!
“小哥小哥,你听到什么了呀~”唱着歌应该能缓和点气氛。
“你喜欢瞎子”
“草?”
“的眼睛”
“张起灵!”
“吴邪”
“下次说话别大喘气啊,我困了,睡会儿”这死孩子还会瞎偷听了,不省心。他是不是吃醋了啊?列车晃得吴邪迷迷瞪瞪的。
再睁开眼吴邪看了眼手机睡了将近两个小时,自己是不是贱习惯了在家的时候尽整宿整宿的失眠拉张起灵去听瀑布看星星,不拉胖子,拉不动......现在换了这火车又吵又晃,还有胖子翻天的呼噜声,倒是睡得挺熟。翻个身朝外吴邪猛得被吓一跳,弹起来时脑袋在顶上立时磕了个大包。那里本来没人的铺位此时躺了个大爷,毫不避讳地盯着自己。
“张大爷,您咱跑上面来了”张大爷,是他亲大爷。
“吴邪”张起灵开口,吴邪好像知道了敢附身张起灵的是何方妖孽了,肯定是野鸡脖子没跑。
“咋啦大爷”吴邪搓了搓脸等大爷吩咐。
“最多能弄五架,多了会被盯上”张起灵稍稍动了动身子,还是看着吴邪。
“啥五架啊?”还有点懵“卧槽??张起灵!你不会说的是飞机吧?”吴邪想起自己和胖子的吹逼内容。
张起灵的表情说明了一切,吴小佛爷有种自己被包养了的感觉。“再多的话要等一段时间”
“不是,小哥那是我俩开玩笑呢,你别当真啊!”吴邪赶忙解释,妈的自己穷得飞机票都买不起了,张起灵倒好直接买飞机。
“你不要?”张起灵的眉头蹙起,似乎在说“你敢不要?”
“真不要!我拿来有卵用啊!不如兑现吧小哥”
“........”
张起灵沉默了,然后在飞机上飞快地按了几下,一会儿手机响起。
声音从话筒里传来很大很清晰,狗日的张海客的声音,吴邪记得清楚。张海客在那边犹犹豫豫开口“族长啊,那么大一笔现金,您得给我们时间啊,况且大引人注目了。当然你宠老婆我们一百个支持!绝对没有反对意见”
“我草!张海客你!你说啥呢!”去他妈的,吴邪骂道。
“吴邪”张起灵按掉了电话“不许”
不许?什么不许?不许草张海客吗?对张海客还说宠老婆?活腻了吧敢开张起灵玩笑。
“小哥啊你别当真,我都是开玩笑呢,别弄现金,那么多不得把我砸死啊”吴邪本来还想张起灵这么财大气粗不如自己求拓本得了,但是两次的经验让他马上闭了嘴。
“那你要什么”张起灵开口,已经不是张大爷了,脱胎换骨张总裁。
“我要,哎呀吴邪累了,要亲亲要宝宝要小哥哄我睡觉觉”吴邪打定了主意要堵得张起灵没法,我就不信这你他妈也行!死闷油瓶开窍了咋的?偶像剧看多了吧,得让他里胖子远点别再被荼毒了,不过心里又有点期待,像是有什么东西在胸口蹦来蹦去,动静不大足以扰得人心神不宁。
张起灵听完低下了头,一下像是下定了什么决心回答“好”说完也不等人反应就借着自己身手直接跃到吴邪的铺上来。
本来就窄小的空间吴邪一个人勉勉强强够躺,张起灵一来两人紧紧地贴在一起,呼吸声交错着。吴邪听出来了,张起灵在紧张!这个人万年冰山在紧张啊!多难得!
“你这里”张起灵手指点住吴邪心脏的位置“跳得很快”。
原来自己也好不到哪去,还想笑话对方来着。“你的呼吸,不太稳啊张大爷”说着吴邪故意又朝张起灵凑近了些,呼吸都打在对方脖子上,明显感到对方呼吸瞬间的停滞。
吴邪从没有想过自己喜欢张起灵这个问题,他追寻张起灵,调查张起灵的一切,三千多个日夜里把十年之约刻在心上,他做的一切只是追寻着本心罢了,关于张起灵的所有事,他从来都是没有原因的。是没有想过?还是不敢想?草天草地草空气,吴邪有那么段时间甚至觉得自己能打个江山,可是对于感情问题他一直都是忽视的,每每有什么提醒着他张起灵在他心里的位置,他总是略过或者以一个大家都知道的回答敷衍自己。“出生入死的兄弟罢了”“他救过我很多次”“他....他说我是他和这个世界唯一的联系”
“张起灵”吴邪双手掰住张起灵的脸,心里有个小人在狂吼!老子在跟张起灵谈感情问题!这可是张起灵啊!我好牛逼啊!“你是不是喜欢我啊”逼一定要装够,吴邪试图平稳下声音问道。
像是看出来他的故作冷静,张起灵握住放在自己脸上的手,弯了弯嘴角道“是”
“啧啧啧,我就说你怎么总是这么巧那么多偏偏是你救了我,原来你对小三爷我有想法啊,你要是不喜欢我的话是不是就不替我守门了!说不定还会把我抓了扔门里去!”好像对方真的会这么做一样,吴邪手上用了劲。
“不会”
“你果然!妈的!”
“不会不喜欢你”张起灵将人揽进怀里,下巴搁在对方头顶上,想到:吴邪是不是昨天没洗头?正巧此时胖子在下方传来梦话:“小哥,你就惯着天真吧!这死孩子迟早上天!”
“呸!老子不仅上天我还要下海”吴邪想到下海别的含义自己傻笑了起来,张起灵不知道他在笑什么只是将人抱得又紧了些。
胖子醒来发现张起灵不见了第一反应就是喊吴邪,谁想到看到两人躺一张铺上有伤风化的场景,也没做什么,就是吴邪躺在张起灵怀里睡得流哈喇子,这震惊地他连话都说不出了,张起灵示意他别吵吴邪睡觉,他打了个手势一副我都懂的样子,还拍了拍胸脯向张起灵表示自己的忠诚,末了叹了句:“儿大不由娘啊”
后来,吴邪还是没有想过自己喜不喜欢张起灵这个问题,脑子计算的东西太多,太麻烦了,不想了吧。





emmmmm第一次坐硬卧还是上铺,就想到了那年火车上的他们,喜欢瓶邪六年多了,还没有撸过一篇文,想着想着就有了这个东西,文笔渣大家多担待啦。最近盗笔重启更新,看的以前喜欢的太太们又开始产粮了,超开心!


评论(3)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