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人非你

我真的是瞎嗑!随意产粮!小学生文笔!神特么脑洞!

  t没有穿他那些全球限量的花花绿绿的衣服,选了套简洁大气的蓝色西装,妆发都很清新,和以往的舞台造型截然不同。他没想到主办方会把十二点前的这首歌交给他唱,毕竟一起参加晚会的,还有些别人......

  晚会开始的时候就开始飘雪,在聚光灯的照射下更显眼,絮絮扬扬,他想,要是棉花糖就好了。整场晚会他都有些不安,手机在手里转来转去,好几次险些飞了出去,解开锁怔了会儿,又把屏幕摁灭,现在别人说些什么,他已经看不进了,更不敢看。k今天选了首中国风的作品,凭心而论,挺酷的,只是k这首在t刚夸下要做中国风的东西的海口后推出的单曲,在t看来,怎么也好像有些挑衅的意思。也不知道主办方是不是故意的,k的化妆间就在他的对面,他不是不敢见他,他只是......只是什么呢?他站在洗手台前懊恼地用水糊了把脸,冷水激得脑仁生疼,总算是冷静下来一些,他告诉自己不能怂!做个成熟的人!不是小孩子了!那个人难道会比戛纳电影节上的镜头还可怕吗!

   然而,他所有的心理建设和勇气都在门被来人推开的时候倒塌崩溃,k还握着门把手站在原地,看着他什么话也没说。可是就是这样的沉默,t费心劳力想要掩埋起来的委屈和不甘一下子涌上来,他只想哭,凭什么,就算是过去了这么久,他见了很多别的人,经历了很多事,可是看到k的时候,他却惊慌地不像样,而k却可以那么云淡风轻,好像自己和别人,并没有什么差别。

    “怎么哭了?”k带上了洗手间的门走向他。

    t匆忙用手背抹了下脸,才发现原来自己的眼泪已经流了满张脸,只要对方不是个瞎子,肯定可以发现。该死!做了那么多的准备,不就是想在对方面前逞强一番吗,谁知道还未正式宣战,他就败得一塌糊涂,越是越是不服,泪流得更凶,一半是委屈,一半是恨自己不争气。

    “我没有!”他匆忙背过身辩解,然而这似乎没什么用,他从镜子看到k走到他的身后,低声笑着问:“谁又欺负你了吗?”

    “我说了没有!你好烦啊!”k从一边凑近他,他便把身子转向另一边,k再跟过来,他再转,来来回回,不知所谓,不知疲倦。

    “有完没完!吴会飞!你有病啊!”

    “你怎么这么凶巴巴的,别臭着脸啦,把脸擦擦,出去给人看到要乱写的”

    “神经病!你走开啊!”t恨恨地把k推开,对方试图抓住他的手被他躲开,气势汹汹地走了出去。

     “唉,你跑什么”k在后面喊着。

     洗手间外面是走廊,不是普通的走廊,是各大艺人休息室外的走廊,碰到艺人不奇怪,遇到相识却不熟的也没关系,打个招呼就好,可是偏偏是个挺熟的弟弟.....还是个做着直播且没眼力见的弟弟,拿着手机对着几百万的直播观众问他是不是哭了,眼睛这么红,身后,是k喊着让他慢点,等一下......

    他该怎么解释,他真的没有和k很熟,在刚才的会面以前,他们已经好几年不见面,没有说过一句话了,他偷偷瞄了眼屏幕,似乎是满屏幕表达惊悚刺激的脏字。t那个脑子实在是转不过来了,何况还要面对一个傻弟弟,还有一个烦人精,他想了想,一不做二不休,既然是k先无义,那他就代表正义惩罚一下他也是应该的吧。他很少女地抱住那位弟弟的手臂,低下头用很委屈地声音指着控诉“他凶我”直播镜头很配合地转到了k,镜头后的两人很明显地看到k倒吸了一口凉气,然后换上他那标准的假笑和观众打招呼。

    “我只是和他开玩笑”k为自己莫须有的罪名解释道“谁知道他就耍小脾气了”眼神真挚恳切。

    “你好烦啊,我不跟你玩了”t打断了k的表演,转身朝自己的休息室走去,在等心情平复下来前,他不打算再和k多说一句话了。

     “他总是这样,没办法”k摊了摊手,尴尬地向一旁的小弟弟解释。

     小弟弟点了点头表示理解,说你们大人可真会玩。k脑仁一疼,总算懂了这弟弟怎么能和t玩到一块去。

      幸好,一直到t上台,k都没有再出现。t今晚选了一首唱给女孩子的抒情歌,不是什么小豹子宣誓主权的张牙舞爪,也不是落在过去的求而不得,只是单纯的,想说喜欢。

      一首唱完,他已经被自己脑补的凄惨绝美爱情故事感动地不能自已,眼眶泛着点点光。主持人和他闲聊了一会儿便叫上了其他人一同到台上来准备倒计时,位置是彩排的时候都定好了的,个别没有彩排的人随便插进站位就好。只是,不知道为什么,大家推推让让的,就把k推到了t的身边,而挨着t的那位小弟弟见了k过来,立马识相地冲k挑了挑眉站到了后一排,获的k的大拇指点赞和t的白眼各x1。

     主持人挑着人问大家的新年愿望,t说新年愿望要保密,等实现了就会告诉大家,用很认真的语气说是很厉害的事情。k在一旁笑出了声,主持人的目光便转向他,问他笑这么开心,是不是知道t的愿望啊。

      他连忙摆了摆手表示不知道,看了一眼t又看回镜头,有些遗憾地说:“他啊,怎么会告诉我呢”那个缠绵悱恻的语气引起t的一个颤抖。

     “那你自己,有什么新年愿望呢?”主持人继续问道。

    如果能再来一次,t一定会选择先不顾影响捂住k的嘴,然后把试图听八卦的自己狠狠骂一顿,打是舍不得打自己的了。雪又大了些,t蹭掉落到鼻尖上的雪,正听到k在一边说:“我惹了t生气,他都不理我不和我玩了,所以我的新年愿望,是希望t能和我玩”

    t紧紧地咬住了后槽牙,要是话筒离自己再近一些,想必是可以向全国观众直播咬碎牙的声音了。他不满地瞪了k一眼,对方也在看着他,导播的镜头刚好切到他俩的画面,哪怕他心里已经把k锤了一万遍,屏幕上的他们依旧是含情脉脉。

     “你这个愿望,那得是特定的人才能完成啊”主持意味深长地调侃,然后对着t说“就是不知道“这个人”愿不愿意了”。所有的目光一下子都汇聚到t这里来,现场和屏幕前的数万道好奇八卦的视线,像是要把他整个人看穿一样,偏偏k还好死不死地接着问他:“你愿意吗?”愿意?我愿意刚刚就把你捂死!!t在心里这样回答道。

    “他都没说对不起,我才不要和他玩儿”

    k还没来得及说话,现场就进入了倒计时,随着钟声敲响,远处的夜空里缀满了星。t仰巴着脸痴痴地看着,眼里是斑斓的烟火,他从来都是最喜欢这些东西的,k凑到他的耳边,用两人能听见的声音说“对不起”对不起,错过了你很多年。对不起,这么晚才找回你。对不起,也许......我爱你。

    t顿了顿,然后像是忽然想起什么似的低头不好意思地笑了,明明二十好几的两个人,偏偏幼稚地像小孩子一样。他握住k伸过来的手,十指相扣,寒冬里很熟悉的炽热温度。

     “新年快乐”他说。

     

我看得见的,看不见的,都是他。

xxj谈恋爱了

  米乐X胡真

  评论链接,勿上升

  爱是霸道,是占有,是止不住地想要他的更多,是得不到的失魂落魄。在米乐遇到胡真的年纪,少年人的爱,不过是一场篮球后滴着水的冰可乐,从泳池出来后的一根烤香肠,是乐在其中的千方百计又小心翼翼。 只要米乐可以赶上早晨六点四十分的那趟车,八分钟后他就能在后排靠过道的位置等到胡真从前门上来,咬着一袋奶四处张望着空座,他走过晨光落下的那块光斑,灰尘在他的四周飞舞,显得少年迷蒙又虚幻。在注意到胡真的很 https://shimo.im/docs/Ydrnd2MAkoYrsSJv

那么多人来了又走,热热闹闹的一群后来都离开了,你们两个就别再散了。

瞎几把写吧



气氛已经被烘了起来,黄小桃跟着侍应左拐右拐进了内场的时候舞池里已经有了不少人在跟着节奏摇头晃脑,男男女女,性感妩媚的,清纯可爱的,在震荡的音乐和灯光里同样迷茫却疯狂着。 “干嘛不去包厢,吵死了”他拿了手机打字给老友看,脸上满是不耐烦,他冷着脸的时候看起来很不好惹,像是随时会挠你。 老友拉了他坐下,把酒塞给他问他是不是有病,来酒吧还去包厢,那还有个什么劲?他瞥了对方一眼,不置可否。十来个小时的长途航班,时差还有些没倒过来,震耳欲聋的音乐响得他头疼,感觉脑神经在一跳一跳的。他拒绝好友一起下去玩的邀请,坐在座位上看下面的人疯魔般无意义地晃动,由于灯光和音乐的烘托,这样光看着有些蠢还无意义的行为似乎又合乎常理。 https://shimo.im/docs/4VVyZLpGj2wtzLD9

有意思的事

脑洞,勿上升真人,我又在沙雕了。
————
18岁生日那天胡真被灌了数不清的酒,白的红的啤的,高脚杯掺着大海碗都上了个遍。米乐拖着打了石膏的右腿走进包厢的时候胡真就有些晕了,抱着刚进门的米乐撅着嘴委屈巴巴地问:“小乐乐,你怎么才来啊”混着酒精味儿的热气吐在米乐的脸上,米乐脸上立马红彤彤一片,满脑子都是胡真醉眼朦胧地朝自己撒娇,心想:真刺激!
伤没好完全,大家也不敢让米乐沾酒,只象征性地让他以茶代酒走了个过场,觥筹交错推杯换盏间,校霸静坐角落独饮清茶,不染浊气。
胡真有些懵了,就着向南的腿就坐了下去,米乐看不惯两个男人之间这样腻腻歪歪的,正要拖着病体把两人分开,幸好吴措已经把胡真扯到一边的椅子上坐了。
“嘶!能不能轻点!把他头都给撞了!”米乐朝着吴措喊道,刚刚胡真脑袋磕椅子那一下,他看着都疼。
“就是,好疼啊,米乐,我好疼”胡真瘪着嘴角蹭到米乐面前,扯着他的袖子哭诉。
这一下算是把米乐的三魂七魄给扯个精光,他跟中了邪一样揽着胡真,小心地揉着胡真的脑袋,轻声细语地安慰。
林东阳故意学着胡真的样子朝林说发嗲:“哥哥,我也好疼啊~”。林说默契地接过梗,十分油腻地吹了吹林东阳不存在的伤口:“乖,哥哥呼呼就不疼了哦~”
“毛病......”米乐翻了个大大的白眼,胡真磕着了,他温柔一点安慰他,完全没问题啊。
酒喝得差不多了,大家商量着下一摊是去泡吧还是唱歌,甚至还有林东阳提议聚众读书的建议杂在中间。七嘴八舌地争不清楚,只见中心人物胡真从人堆里站起来,磕磕绊绊地走到在一边静默如鸡的米乐面前,十分认真地问他:“带着身份证呢嘛?”
“带...带了”不仅是米乐被他这阵势吓得结巴,其他人也是目瞪口呆地打量着胡真的举动。
“走,我带你做点...有意思的事儿,就我和你,不带他们”
“厉害了啊......竟然是胡真主动的”
“恭喜乐哥”
“恭喜乐哥!”
“乐哥发红包!”
“边儿去,他都醉成这样了恭喜个屁”米乐以胡真醉得不省人事哄散了众人,其他人对他的口是心非虽然心知肚明却也没法儿,胡真确实是醉了,而且醉了以后就爱黏着米乐,没法儿。
等包间里就剩下自己和胡真了,米乐拉过对方的肩膀让他面对着自己,凑近了问他:“你知道,你刚才在说什么吗?”
胡真听了这话,又把两人的距离拉近了些,目光在米乐的脸上打量了好一会儿,才笑着回道:“当然啊,来你跟我走”说着便拉起米乐的手朝外面走去。
心里头砰砰直跳,米乐试着握住胡真的手,指尖都带着暖意在颤动,等另一只也回握住了他,米乐心里的那块钟摆才停止剧烈晃动,手上更加用力,握住了,便不想再分开。
led灯花花绿绿的闪着,米乐张大着嘴站在网吧门口不知所措,胡真颇为得意地撞了一下他的肩,邀功般地说道:“这家网咖我常来,配置可好啦,我就带你来玩”。胡真的眼睛笑眯眯的,弯成两弯映在米乐眼里的弦月,仲夏的风轻轻吹过,月影便随着融融粼光晃悠,晃到米乐的心里去。
米乐喜欢胡真,从玉兰树荫下带着清雅香气的相逢就喜欢,从故意绕路蹲点欺负他引他注意就喜欢,从偷偷看他吃饭笑得心满意足就喜欢......一点一滴,他的这份喜欢在少年走向未来的漫长岁月里,只增不减。所以当胡说“和喜欢的人做喜欢的事”,米乐毫不犹豫地接受了陪他打排位的邀请,胡真18岁的第一天,他陪着他推了一晚上的水晶,守了一晚上的塔,胡真嘴里说的“有意思的事......”

10(就这么完结吧)

链接放评论
发布会的地址选在深度发觉不远处的酒店,宋玄是被简亓半哄半强迫压着去现场的,所有人都在说这样做是为了他好,可是这样的好要靠伤害自己身边的人,他没法心安理得地接受。 会场的人挤得满满当当,宋玄已经在后台被化妆师打理妥当,手上是修修改改好好几遍的发言稿。眼看着就要到点,张专员和敖三却仍然没有到达酒店,以两人的行事风格来说,不应该出现这样的情况。 最近都没有怎么好好休息,前一天晚上张专员少有地睡的沉稳,还梦见了敖子逸。敖子逸还是那么古灵精怪,说些俏皮话把张专员逗得笑个不停,一双眼笑起来澄澈灵动,他告诉张专员他累了,不要总是叫自己去他心里蹦哒了,能不能换个人啊?https://shimo.im/docs/f7hQHyn2bZw4FRyS

奇怪的脑洞7-9

评论链接
飓风周刊最近放出了几条小料,无非就是点地下恋情,艺人跳槽类的,不是什么大咖,也掀不起什么风浪。然而似乎是有人故意引导一般,每回放出新闻不久,就有人故意将话题引到张专员身上来,把群众的视线从八卦转移到对张专员身份的猜测,接着是“路人”、“同学的朋友”、“大学同学”这类人出来爆一些或真或假的个人隐私,都是惯用的套路,偏偏很经用。 张专员向来不信命也不认命,对于最近接二连三的状况,一次两次他还当是巧合,这问题多了,自然就没那么简单了,毕竟这个人人顾己的碎片化阅读时代,谁总是会把好奇心放在一个小记者身上。只有贺呵呵一脸虔诚地求了他的生辰八字,说要去找高人算一卦,张专员被他烦得没办法随便写了一个给他,他就勤勤恳恳地捧着去了,工作倒没见他这么认真过。https://shimo.im/docs/HFzpglrJfkowEiu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