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人非你

我真的是瞎嗑!随意产粮!小学生文笔!神特么脑洞!

xxj谈恋爱了

  米乐X胡真

  评论链接,勿上升

  爱是霸道,是占有,是止不住地想要他的更多,是得不到的失魂落魄。在米乐遇到胡真的年纪,少年人的爱,不过是一场篮球后滴着水的冰可乐,从泳池出来后的一根烤香肠,是乐在其中的千方百计又小心翼翼。 只要米乐可以赶上早晨六点四十分的那趟车,八分钟后他就能在后排靠过道的位置等到胡真从前门上来,咬着一袋奶四处张望着空座,他走过晨光落下的那块光斑,灰尘在他的四周飞舞,显得少年迷蒙又虚幻。在注意到胡真的很 https://shimo.im/docs/Ydrnd2MAkoYrsSJv

那么多人来了又走,热热闹闹的一群后来都离开了,你们两个就别再散了。

写酒吧想起来之前和朋友去玩得挺疯,喝得有点上头蒙圈的时候屏幕亮了,屏幕是zzy笑得特别乖巧可爱,当时我心想,我可真特么不是个人......我喜欢的小朋友在家里熬夜写着作业呢,而我在这里和别的小哥哥互加微信。后来我决定,再去之前一定先把小歪的壁纸换下去,哪怕换成桃子或者大牛,都没有这么大的罪恶感。

瞎几把写吧



气氛已经被烘了起来,黄小桃跟着侍应左拐右拐进了内场的时候舞池里已经有了不少人在跟着节奏摇头晃脑,男男女女,性感妩媚的,清纯可爱的,在震荡的音乐和灯光里同样迷茫却疯狂着。 “干嘛不去包厢,吵死了”他拿了手机打字给老友看,脸上满是不耐烦,他冷着脸的时候看起来很不好惹,像是随时会挠你。 老友拉了他坐下,把酒塞给他问他是不是有病,来酒吧还去包厢,那还有个什么劲?他瞥了对方一眼,不置可否。十来个小时的长途航班,时差还有些没倒过来,震耳欲聋的音乐响得他头疼,感觉脑神经在一跳一跳的。他拒绝好友一起下去玩的邀请,坐在座位上看下面的人疯魔般无意义地晃动,由于灯光和音乐的烘托,这样光看着有些蠢还无意义的行为似乎又合乎常理。 https://shimo.im/docs/4VVyZLpGj2wtzLD9

有意思的事

脑洞,勿上升真人,我又在沙雕了。
————
18岁生日那天胡真被灌了数不清的酒,白的红的啤的,高脚杯掺着大海碗都上了个遍。米乐拖着打了石膏的右腿走进包厢的时候胡真就有些晕了,抱着刚进门的米乐撅着嘴委屈巴巴地问:“小乐乐,你怎么才来啊”混着酒精味儿的热气吐在米乐的脸上,米乐脸上立马红彤彤一片,满脑子都是胡真醉眼朦胧地朝自己撒娇,心想:真刺激!
伤没好完全,大家也不敢让米乐沾酒,只象征性地让他以茶代酒走了个过场,觥筹交错推杯换盏间,校霸静坐角落独饮清茶,不染浊气。
胡真有些懵了,就着向南的腿就坐了下去,米乐看不惯两个男人之间这样腻腻歪歪的,正要拖着病体把两人分开,幸好吴措已经把胡真扯到一边的椅子上坐了。
“嘶!能不能轻点!把他头都给撞了!”米乐朝着吴措喊道,刚刚胡真脑袋磕椅子那一下,他看着都疼。
“就是,好疼啊,米乐,我好疼”胡真瘪着嘴角蹭到米乐面前,扯着他的袖子哭诉。
这一下算是把米乐的三魂七魄给扯个精光,他跟中了邪一样揽着胡真,小心地揉着胡真的脑袋,轻声细语地安慰。
林东阳故意学着胡真的样子朝林说发嗲:“哥哥,我也好疼啊~”。林说默契地接过梗,十分油腻地吹了吹林东阳不存在的伤口:“乖,哥哥呼呼就不疼了哦~”
“毛病......”米乐翻了个大大的白眼,胡真磕着了,他温柔一点安慰他,完全没问题啊。
酒喝得差不多了,大家商量着下一摊是去泡吧还是唱歌,甚至还有林东阳提议聚众读书的建议杂在中间。七嘴八舌地争不清楚,只见中心人物胡真从人堆里站起来,磕磕绊绊地走到在一边静默如鸡的米乐面前,十分认真地问他:“带着身份证呢嘛?”
“带...带了”不仅是米乐被他这阵势吓得结巴,其他人也是目瞪口呆地打量着胡真的举动。
“走,我带你做点...有意思的事儿,就我和你,不带他们”
“厉害了啊......竟然是胡真主动的”
“恭喜乐哥”
“恭喜乐哥!”
“乐哥发红包!”
“边儿去,他都醉成这样了恭喜个屁”米乐以胡真醉得不省人事哄散了众人,其他人对他的口是心非虽然心知肚明却也没法儿,胡真确实是醉了,而且醉了以后就爱黏着米乐,没法儿。
等包间里就剩下自己和胡真了,米乐拉过对方的肩膀让他面对着自己,凑近了问他:“你知道,你刚才在说什么吗?”
胡真听了这话,又把两人的距离拉近了些,目光在米乐的脸上打量了好一会儿,才笑着回道:“当然啊,来你跟我走”说着便拉起米乐的手朝外面走去。
心里头砰砰直跳,米乐试着握住胡真的手,指尖都带着暖意在颤动,等另一只也回握住了他,米乐心里的那块钟摆才停止剧烈晃动,手上更加用力,握住了,便不想再分开。
led灯花花绿绿的闪着,米乐张大着嘴站在网吧门口不知所措,胡真颇为得意地撞了一下他的肩,邀功般地说道:“这家网咖我常来,配置可好啦,我就带你来玩”。胡真的眼睛笑眯眯的,弯成两弯映在米乐眼里的弦月,仲夏的风轻轻吹过,月影便随着融融粼光晃悠,晃到米乐的心里去。
米乐喜欢胡真,从玉兰树荫下带着清雅香气的相逢就喜欢,从故意绕路蹲点欺负他引他注意就喜欢,从偷偷看他吃饭笑得心满意足就喜欢......一点一滴,他的这份喜欢在少年走向未来的漫长岁月里,只增不减。所以当胡说“和喜欢的人做喜欢的事”,米乐毫不犹豫地接受了陪他打排位的邀请,胡真18岁的第一天,他陪着他推了一晚上的水晶,守了一晚上的塔,胡真嘴里说的“有意思的事......”

10(就这么完结吧)

链接放评论
发布会的地址选在深度发觉不远处的酒店,宋玄是被简亓半哄半强迫压着去现场的,所有人都在说这样做是为了他好,可是这样的好要靠伤害自己身边的人,他没法心安理得地接受。 会场的人挤得满满当当,宋玄已经在后台被化妆师打理妥当,手上是修修改改好好几遍的发言稿。眼看着就要到点,张专员和敖三却仍然没有到达酒店,以两人的行事风格来说,不应该出现这样的情况。 最近都没有怎么好好休息,前一天晚上张专员少有地睡的沉稳,还梦见了敖子逸。敖子逸还是那么古灵精怪,说些俏皮话把张专员逗得笑个不停,一双眼笑起来澄澈灵动,他告诉张专员他累了,不要总是叫自己去他心里蹦哒了,能不能换个人啊?https://shimo.im/docs/f7hQHyn2bZw4FRyS

奇怪的脑洞7-9

评论链接
飓风周刊最近放出了几条小料,无非就是点地下恋情,艺人跳槽类的,不是什么大咖,也掀不起什么风浪。然而似乎是有人故意引导一般,每回放出新闻不久,就有人故意将话题引到张专员身上来,把群众的视线从八卦转移到对张专员身份的猜测,接着是“路人”、“同学的朋友”、“大学同学”这类人出来爆一些或真或假的个人隐私,都是惯用的套路,偏偏很经用。 张专员向来不信命也不认命,对于最近接二连三的状况,一次两次他还当是巧合,这问题多了,自然就没那么简单了,毕竟这个人人顾己的碎片化阅读时代,谁总是会把好奇心放在一个小记者身上。只有贺呵呵一脸虔诚地求了他的生辰八字,说要去找高人算一卦,张专员被他烦得没办法随便写了一个给他,他就勤勤恳恳地捧着去了,工作倒没见他这么认真过。https://shimo.im/docs/HFzpglrJfkowEiu7

碰车的正确解决方法

微博上看到的沙雕梗

为了掩人耳目,吴会飞在晚宴走了过场和几个必要的人物寒暄几句后便早早退场,最近处在风口浪尖上,面对这种压倒性不利于自己的局势,自然是尽量少被狗仔再抓小辫儿。
活动是受时尚圈一位大姐头邀约来的,不好不给对方面子,刚好档期也空着。晚宴是私人性质的,都是熟悉的人也没太大拘束,黄小桃出门前挑了半小时,最后采取了最为公平的点兵点将的方法开了那辆骚气的黄色跑车出门,怎么说呢,就是拉风就是酷。
地下车库里停满了车,黄小桃大略看了看都没自己的酷,七拐八拐地好不容易找到角落里空着的车位正要倒进去,没注意到旁边正在倒出库的车,幸好大家都挂着倒挡,那辆车碰到了黄小桃的车后立马停了下来,车身猛然的晃动还是吓得黄小桃立马踩住刹车。
“干嘛呢?怎么开的车呀?”黄小桃愤愤地下车甩门,打算找对方要个说法。然而嚣张气焰在看到那车上的人下来后立马熄了火,冤家路窄?好死不死,偏偏就是正要离开的吴会飞。黄小桃甚至想,要不假装什么都没发生,散了得了,或者换谁来都行啊,怎么就偏偏是这个人。
吴会飞下车瞧了瞧,前灯顶到黄小桃的车身,不是很严重,但是那碰掉了一大块漆的车身和凹陷太影响美感了,换谁都忍不了,何况是那么爱臭美的黄小桃呢。讪讪地走道黄小桃旁边,对方插着兜在那衣服气势冷冽的样儿,白衬衫外套着件花里胡哨的小西装,修身的西装裤永远都只能到脚踝衬得那双腿又细又长,手上脖子上耳朵上乱七八糟的饰品戴了一大堆,别说,也就他搞这些搞的好看,换个人早就成了万人嘲的娘gay了,吴会飞把人上上下下地打量了两遍,才咽了咽口水清清喉咙道:“不好意思,我没注意”才怪,早在黄小桃进车库的时候他就注意到了这辆骚气满满都车,和他的主人一样,带着股牛皮哄哄的劲儿,想认不出来都难,何况黄小桃前几天刚发过和车子的合照,眼看着黄小桃开了过来,吴会飞不知道对方会不会认出自己,也犹豫着要不要打个招呼,又怕被对方无视,脑子里想着事儿脚下就没注意,这下想避都避不了了,没法儿。
黄小桃本来还挺怂的,毕竟过去摆在那,对着吴会飞他怎么也强势不起来,就像熄火在半坡,急也没用。但是吴会飞那种意味不明的打量让他觉得很是不爽,看个屁啊看,还有那轻飘飘的语气,怎么也不像诚心道歉,说不准是故意碰瓷呢,想到这里,黄小桃连带着最近连轴转工作的怨气都撒到了对方身上:“没注意?瞎子也能开车上路了?你看看给我碰的,你赔!”
“你有病吧!笑个屁啊!”黄小桃气呼呼地发泄完,以为吴会飞但凡是有点良知都会感到愧疚心虚的,没想到那人很是不屑的样子,不屑就算了,还笑出了声,这人特么装都不能装一下吗?
其实也不怪吴一凡,黄小桃的外表长得太具有迷惑性了,宛然冰美人妖如艳雪,镜头里还算标准的普通话一着急起来又被打回原样,还是那口软乎乎的小青普,那样子就像着急的小猫,特有趣。
“你别生气了,我赔,我赔”其实吴会飞也想过很多和黄小桃再相见的情景,该说些什么话,该穿什么样的衣服都在他的思考范围内,都过去这么久了,那些狗屁事儿早就放下得差不多了,要是有机会他还是挺乐意和黄小桃言归于好的,只是天意难测,他怎么也想不到两个人时隔多年的重逢竟然是这么一个尴尬的局面。看黄小桃的样儿,怕是恨不得挠自己几爪子。
吴会飞其实挺诚恳的,可是他的讨好陪笑怎么都不顺黄小桃的心,在后者眼里他就是一撞了别人车还不知道悔改只会敷衍的王八蛋,永远只会逃避只会敷衍的大王八蛋。
“赔赔赔,你以为什么都能赔吗?我缺你的那点钱?”
“那你想怎么样,你说吧”
“我没想怎么样,我能怎么样,你别搞的委屈巴巴的样子行不行,真烦人,好像是我无理取闹一样!”
吴会飞怎么都觉得现在这个画面有些梦幻和不真实,好像时间从未流走过,或者是真的能倒退,他抬手很想揉一揉黄小桃的脑袋,被对方敏感地躲过,黄小桃颇为不悦地给了他一个白眼道:“你干嘛呀,说话就说话,动什么手,你打得过我吗就动手?”
尴尬的手无处安放,吴会飞顺势以帅气的姿态撩了撩头发,面对着像吞了炸药包一样的黄小桃,他明白只能顺着对方说,不过不知道是不是太久没见的原因,他现在怎么看黄小桃都顺眼,连黄小桃的撒泼他都觉得可爱。
“要不你开我的车走吧”
这本来就是为了安抚黄小桃的话,虽然对方真要开他也不会有犹豫,但是要被狗仔排到恐怕会把黄小桃拉入舆论当中。显然黄小桃也不算是那么天真无脑了,不屑地瞥了他一眼,看傻子一样的表情“你有病吧,被拍到怎么办,我说你把我车撞了,我把你车开走了,有人信吗?全世界那么多人你怎么就撞到了我?”
“全世界那么多人,我确实就撞到了你啊……”吴会飞重复着黄小桃的话,他说这话的时候是看着黄小桃的眼说的,乍然的四目相对,黄小桃感到莫名的心悸,吴一凡的眼总是给人看什么都深情的错觉,看似深情,最是无情。
“...算了,我不想计较了,你走吧”
黄小桃说着就要上车走人,车门刚拉开就听见吴会飞用很低很低近乎卑微的声音请求道:“不要走”那样的声音不该属于他,他记忆里的吴会飞总是站在很高的地方俯视着别人的,有着与生俱来的自信和尊贵,所以他给出的温柔才会显得那么弥足珍贵。开车门的手被另外一只宽厚带有温度的手覆上,是久违了的熟悉而又遥远的感觉,他愣了片刻转身便被拥入吴会飞的怀抱。对方紧紧环住他的腰,将头埋在他的脖颈处嗅了嗅,又用脸颊轻轻触碰他的脸和耳朵,像是被捏住脖子的猫,黄小桃觉得浑身发软一下子失去了气力,被触碰的地方烫得可怕。脑子混沌不清,喜悦,不甘,思念......太多的情绪和念头一波一波地冲刷着,他任由吴会飞将他压倒在车身上,迎合着对方细密缠绵的吻。兜兜转转,还是没躲过这个人,黄小桃暗恨自己怎么这么多年了,怎么就没点长进,当他听见那句话的时候,他清楚地知道,完了,又栽了,他听见吴会飞压着嗓子在他耳朵吐气道:
“我什么都愿意赔给你,你不要走,好不好”